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文化 > 【人文興縣】苦難中歷練 戰火中成長——興縣人民藝術

【人文興縣】苦難中歷練 戰火中成長——興縣人民藝術

關鍵詞:興縣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興縣在線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1255560003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1202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在興縣,提起“鐵豆”之名,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,幾乎無人不曉,他的革命宣傳藝術生涯,伴隨著祖國的革命解放事業,他以堅定的信念數十年如一日戰斗在黨的宣傳文藝戰線。他多才多藝,風趣幽默的藝術表演,深受群眾喜愛。他就是孫巖。

一九二八年農歷八月十三日,孫巖出生在興縣的一個小山村——赤家凹,據老輩人說,他的先人是從陜西逃荒過來,看到這里地廣人稀,便在這個小村莊落下腳來,幾經創業,一個殷實富足的家便在這塊土地上繁衍著生息。

他的父親掌管家之后,正遇上兵荒馬亂、土匪猖獗、時局動蕩的年代。一個好端端的家在戰火蹂躪和土匪騷擾下很快敗落下來,加之父親命運不濟,先后娶了幾房妻室都因疾病、小產而喪命,僅存活下一個比他大二十六歲的姐姐。

父親在四十多歲的時候續娶了婆姨,生下了孫巖給全家增添了無限喜悅,但很快就跌落到冰點。他生下來幾天不吃不喝不睜眼,請來醫生一看,說;“這孩子沒救,扔了吧。”奶奶哭成個淚人,她仔細把孩子身上摸了一遍說:“先別扔,心口頭好像有點熱氣”。 后來孫巖用這樣幾句話來描述當時的情景:

那年父親四十多,喜出望外生下我。

不吃不喝眼不張,我的全身已冰涼。

醫生看了沒商量,要活過來無希望。

把我放在甘草上,準備扔了去喂狼。

就這樣在甘草上放了七八天。他竟奇跡般地活了過來。但微弱的生命還是讓全家喜憂參半。于是母親為他取名“自生”,意思是自己為自己撿回一條生命。奶奶取名“鐵道”。寓意著我他的生命像鐵一樣堅硬,像道路一樣漫長。經此一劫后,在家人的呵護下他度過了無憂的幼年時代。

上世紀三十年代是個戰亂的年代。小小的赤家凹也動蕩不安。土匪出沒頻繁。一天晚上,土匪闖進他家,整整翻了一夜,沒有找到金銀財寶,天快亮時放了幾槍走了。一九三三年父親為躲避土匪,帶著全家來到獅子凹,當時他年僅五歲,從此開始了顛沛流離的生活。

一九三八年他家住在臨縣一個小村子里,父親有事外出,母親突然小產,由于家里沒有大人,更沒有醫生,最大的他只有十歲,母親活活的出血而死。兩天之后父親得信才回到家里,兄妹四人一夜間成了沒娘的孩子。

母親在世時雖生活的非常困窘,但在母親的羽翼下生活的還算平靜,母親一走再次跌入苦難的深淵。無奈之下,父親將八歲的大妹童養出去,六歲的小妹送給他人。帶著他和兩歲的弟弟開始了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。后來他這樣描述這段經歷:    

三八年,好恓惶,一夜之間沒了娘。

姊妹二人送他鄉,剩下倆個男兒郎。

沒吃沒喝沒衣裳,跟著老爹去流浪。

天當房,地當床,披星戴月走四方。

一九三九年,年僅十一歲的孫巖,先在銀匠鋪當學徒,不但忍饑挨餓,還經常挨打受罵,學了半年他便離開了。

后來私塾學校要一個擔水工,管吃管住沒工錢,他就在這里落 下腳來。閑時他在窗外聽聽先生的講課,日久天長先生發現后讓他進去聽講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,由于他勤學好問,幾年下來,學習成績已遠超別的同學,這也算一段勤工儉學的經歷吧!

世事難料,命運多舛。一次更大的災難悄然而至。一天中午過后去挑水,當時烏云密布,他挑起水正要走時,“嘎嚓”一聲驚雷,一個臉盆大的火球好像從天而落。一股強有力的沖擊力把他甩出十幾米遠…… 

不知過了多久,也不知被誰抬到家中,他醒來時已昏迷了四、五天,眼睛大概一個月以后才睜開來,看東西非常模糊。從此,終身高度近視而無法根治。又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。在后來他這樣寫到:

一聲驚雷平地起 ,把我炸出十幾米。 

眼前一黑閉了氣 ,昏昏沉沉進地獄。

老娘原來在此地 ,再走幾步能相聚。

閻王說我不到期 ,趕快叫我滾回去。

一九四一年,孫巖加入了支軍模范劉有紅的宣傳隊,宣傳隊的主要任務是宣傳抗日、發動群眾、支援前線。表演形式靈活多樣,如:二人臺、傘頭秧歌、快板。在表演傘頭秧歌時,他排在最前面,即興演唱,他唱到:

黑茶山下起戰火,鬼子來到尉汾河。

燒光搶光又殺光,全縣百姓遭了殃。

你拿刀,我拿槍,跟著八路保家鄉。

軍民團結力量強,打的鬼子見閻王。

有一次,正遇晉綏勞模會閉幕,他碰到寧武縣勞武結合勞模張補元,臨縣紡織能手張秋靈,興縣支軍媽媽王補梅,興縣特級勞模溫相栓。在這次會議上給溫相栓獎勵了大黃牛一頭。人們非要讓他說一段,他順口就來了幾句:

大黃牛,黃悠悠,兩對牙,四歲口,

新政府,獎給咱,要咱生產更加油。 

一九四二年秋,他在固賢甄家莊任小學教師,邊教書邊進行抗日宣傳。親眼目睹和參與了甄家莊戰斗……

一九四三年十月六日至十日,八路軍一二零師主力部隊在賀龍、周士第等人的指揮下,將進犯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的日偽軍包圍在甄家莊山高地。在游擊隊、民兵和老百姓的有力配合下,經過七天七夜的血戰,日寇被殲滅殆盡。這次戰斗共殲滅日軍七百余人,繳獲大量槍支彈藥。

他們學校的師生在民兵的帶領下,給前方的將士送水送飯,抬傷病員。日本人的飛機從頭頂飛過,隆隆的炮聲和撕聲震蕩著整個山谷…….

四三年,未入冬,鬼子掃蕩進了村。

賀老總,真英明,三面夾擊按了兵。

游擊隊,埋地雷,引誘鬼子打進來。

老百姓,挖坑坑,真真假假弄不清。

軍民上下一條心,鬼子進村撲了空。

心虛膽顫亂了營,正遇咱的八路軍。

一二零師好兒郎,仇恨子彈上了膛。

機槍射,地雷響,打的鬼子見閻王。

甄家莊,擺戰場,一二零師美名揚。

一九四五年迎來了他人生最大的轉折,孫巖參加了一分區劇團。由民間游業劇團加入了八路軍正規文藝團體,和他一起參加劇團的有:學武生的蔡蘭提、學丑角的白登科,他自詡為是雜牌軍缺啥演啥。從此,走上了革命的文藝道路。

一九四六年四月八日在興縣黑茶山發生了一場震驚中外的空難事件。劇社抽調了十幾個青壯勞力參加了這次事件的善后處理,他親眼目睹了當時的悲壯場面。飛機殘骸、遇難遺體、衣物用品撒落在山坡上,一個三、四歲的小孩被甩出機外,他的心都在顫抖,一個小小的生命被這場空難無情的奪去,還有幾十年為革命浴血奮戰的將領,在勝利即將來臨之際卻匆匆離去……無不讓人痛心疾首、潸然淚下,在運靈過程中,沿途群眾跪伏道旁、攔路吊祭、扶棺痛哭……當時他寫下了這樣一段話以表哀思;

天蒙蒙,雨紛紛,四八空難人心疼。

黑茶山,留忠魂,烈士身影在此停。

茶山呼嘯萬物泣,黃河怒吼奏哀曲。

曙光未見身先卒,常使后人淚滿襟。

興縣在抗日戰爭時期是晉綏邊區首府所在地,賀龍、關向應、林楓等曾在興縣工作、戰斗達十一年之久。一九四七年他調入一二零師創辦的七月劇社,劇社經常為賀龍和一二零師的將士們演出,賀龍給他們講紅軍長征和興縣境內的戰斗故事,給他影響最深的是興縣“甄家莊戰斗”“二十里舖戰斗”。他曾編了這樣一段順口溜:

賀老總,真是能,一把菜刀鬧革命。

八路軍,顯神通,打的鬼子亂了營。

興縣人,一條心, 男女老少齊上陣。

女紡織,男參軍, 跟著老總打日本。

做軍鞋,送軍糧, 支援抗戰美名揚。

他曾跟隨興縣地委作家孫謙在康寧鎮下鄉一個多月,演出孫謙創作的小戲劇《喝糊糊》《楊滿倉辦喜事》和自編自演的快板:

           《支軍模范劉玉雙》

興縣有個劉家莊,莊里有個劉玉雙。

年齡大概四十多,紡紗織布實在忙。

做軍鞋,送軍糧,支援抗戰送兒郎。

事跡登在報紙上,老總經常來表揚。

           《八路軍將士真英勇》

八年抗戰動刀兵,天下有支八路軍。

也有武來也有文,八路將士真英勇。

南征北戰打日本,大戰小戰數不清。

林彪大戰平型關,殺得日寇心膽寒。

陽明堡上起焰戰,二十四架飛機燒干凈。

趕走日寇建奇功,中華大地日月新!

他和作家孫謙在此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,孫謙對他的成績給予極大的肯定,在南下時指名要他一起南下,當時正值父親病重未能跟隨……

 一九四八年春,即將迎來解放全國的偉大勝利,黨中央做出了實行戰略大轉移的重大決策,將中央機關由陜北轉移到華北。三月二十六日毛主席乘車由臨縣白文途經康寧到達蔡家崖,在蔡家崖發表了兩篇文章《在晉綏干部會議上的講話》和《對晉綏日報編輯人員的談話》。在蔡家崖住了九天。他們團每天給主席一行演出節目,《三打祝家莊》《反徐州》《打金枝》等等。十里八鄉的群眾趕來觀看,在開演前我表演一段自編的快板,其中有《李自成進了北京城》:

打起竹板開了音,今天來說李自成。

李自成是米脂人,領導窮人鬧翻身。

南征北戰十幾年,一直打進北京城。

進了北京享太平,驕傲情緒往上升。

士兵無綱將亂行,京城鬧得亂紛紛。

三桂因妾起反心,勾結清兵入了京。

自成兵敗如山傾,一場革命化為空。

孫巖的快板贏得中央領導和八路軍戰士的陣陣掌聲,那種軍民同歡的激情場面深深印在他的腦海里。老區人民看到新中國即將來臨,從內心迸發出對毛主席、對賀龍領導的軍隊的感激和愛戴……

蔡家崖,好地方,主席來到咱村上。

十里紅旗八里歌,老區人民心向黨。

南征北戰打硬仗,革命即將見曙光。

兩篇文章閃金光,艱苦樸素大發揚。

窮苦大眾得解放,意氣風發跟著黨。 

在上世紀的四十年代,人們的文化程度還相當低。他既有文化,又能即興發揮,能寫會編,能演會唱。他編的順口溜、落子、快板形式簡單,深受廣大群眾的喜愛,他們經常到田間地頭、山村窩鋪進行宣傳,與此同時,他們的知名度也越來越大。當時不管走到哪里,用現代話說他的鐵桿“粉絲”總要讓他即興編一段順口溜,說給他們聽聽。

有一次在演出結束后,當時興縣地委組織部長婁化鵬(建國后任國家計委主任)指名要與我談話,婁部長說:“小孫,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說:“我沒有大名,只有奶奶起的小名叫‘鐵道’,但由于口誤,以訛傳訛大家就叫成‘鐵豆’。”婁部長笑著說:“這樣吧,我給你起個大名,姓孫名巖吧,怎么樣?”他聽后非常高興,在場婁部長的夫人莊靜說:“很好,巖寓意著堅硬,和小名有異曲同工之處”。從那天起,婁部長為他起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。

孫巖的青年時代經歷了苦難和戰亂,是共產黨把他從苦難的深淵中解救出來,他信仰共產主義,熱愛共產黨,從內心迸發出對黨的忠誠,在黨的培養和教育下,于一九四八年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孫巖熱愛自己所從事的文藝工作,他說:“我的工作得到了各級領導的表彰,在革命陣營里我得到了鍛煉,在社會大舞臺上得到了提升。”

如今,孫巖已是一位耄耋老人,在慶祝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前夕,興縣電視臺《藝苑風情》欄目對他進行了專題采訪。其中有這樣兩段話:“‘麻子塔的水,紅月兒的米,斜唐山的扁豆,鐵豆兒的嘴’人稱興縣四寶”;“從舊社會的一名打雜工到人民藝術家孫巖經歷了兩種社會制度,從心底迸發出無限的激情,謳歌偉大的共產黨毛主席和社會主義新生活。” 這是對他一生文藝工作的最高評價和肯定。(張新民)

來源:呂梁記協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興縣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13835843300 傳真:"" 郵箱:931680000#qq.com
地址:興縣東城·北灣國際5號樓二單元二樓 郵編:0336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興縣晉西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""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""
平特论坛